第43章 『象征』

小说:库洛希尔  作者:JoKon  字数:2039  更新时间:2020-02-27 20:32:03

“怎么样,好吃吗?”

简直就跟第一次下厨的小女生一样,双目闪烁着光芒,万分期待的等待点评。

将煮糊了粥全部喝下,瞥了眼刺眼的丽莎,软下心来点评道:“味觉,还没恢复,吃不出味道。”

“这,这样啊,可惜了......难得没有煮成黑炭的说。”

丽莎唏嘘的声音越来越小,最后已经完全听不清了。

“......”

二人皆是无语。

丽莎失望的看着自己那得意之中。

勇渚则是再一次愣神,陷入痴呆模式,目光呆滞得注视前方。

见勇渚不再有任何反应,丽莎长叹一口气,拿起空碗,迈开修长的双腿朝着厨房走去。

洗干净碗勺后,丽莎整理了下自己的仪容,与勇渚打了声招呼就独自离开了屋子。

勇渚抬起自己干瘪的双手,看了看,紧接着摸向自己挂在脖颈,垂落到胸前的紫色宝石吊坠。

或许实在发呆的那段时间里,原本明亮的窗口,也变得灰暗了下来,蓝紫色的月光透过玻璃照射在手心上的紫灰色宝石上。

紫灰色的宝石在手心中泛起微光,虽然触感冰冷,但却让勇渚的内心一阵暖阳。

他想起来了,为何这宝石那么的熟悉,它的颜色光泽,就跟她,就跟明纱的双眼一样,深邃幽静。

“好漂亮...”

发自内心的惊叹,从口中脱出。

举起手掌,尽可能的让它沐浴夜光,这样她其上的光芒就会越发明显,给人一种要涅槃重生的感觉,但紫色灰色宝石,除了光芒越来越显著,就再也没有其它的反应了。

心中的那一丝侥幸,被残忍现实的现实击碎,自嘲自己那不切实际的幻想。

“到头来,只留下了这个东西吗?”

“太可悲了吧,我的青春结束的会不会太快了?”

“才十六岁,在这里感叹些什么呢?”

“咔”的一声,房门被推开,那道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,那陪伴了自己十余年,从出生开始差不多就相遇的家伙,自己一辈子的挚友。

看到他的那一刻,心情总归是平静了许多。

“你,还活着啊...”

勇渚露出笑容,就像是往常一样,调侃着星野,不过现在的他不是很在状态。

“呵呵,这话应该我对你说才对。”

反手关上大门,见到这个没头没脑的家伙终于醒了,心中悬挂着的巨石也总算是落了下来。

星野同样是强装着若无其事的模样,调侃回勇渚,二人之间彼此很多事情一见面就清楚了,所以该如何应对他们在清楚不过。

“听说,你去打猎了?你个后勤干员,怎么往前排跑?”

“呵,不使用能力武器肉搏,我还未必为输给你呢。”

星野用轻蔑的笑声,反驳着勇渚的话语。

“喔?是吗?”

拉长声音鄙夷地打量了星野浑身上下一眼,那浓浓的挑衅意味,换做是谁都能听懂。

“找个时间?”

面对勇渚的挑衅,星野自然不会退缩,从小到大,这样的事情已经发生了不知多少次了,可以说是家常便饭了。

“完全没问题。”

勇渚笑着点头,就这样彼此之间的约定,就这样随意的达成了。

“说起来,那个,真适合你。”

上一个话题结束了,勇渚又跳到了下一个话题,继续呛着星野。而此时,他就指着星野胸前那绿色宝石吊坠,笑着说道。

“虽然不知道这半个月你经历了什么,但绿色跟你还蛮搭的。”

星野苦笑,将吊坠塞进衣内,淡道:“知道你想问什么,绕那么大个弯,还不忘嘲讽我一句。这个是『友情的象征』啦。”

这不是个有利的话题,很容易吃瘪,所以现在就怂一波吧,真是的,到底是谁想的?谁规定友情是绿色的?

“『友情的象征』?”

勇渚重复了一遍。

“很好。”星野心中暗喜,庆幸勇渚的注意力被转移走了。

“那,这个是...『恋情的象征』?”勇渚并不是在取名,而是心生所感的称呼。

“是这样啊...精灵死后本应该是化成尘埃融入世界的对吧?”

星野点了点头回**渚的问话:“至少,书上都是这么写的。”

“『夜灵』...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精灵吧?虽然长着尖耳,但是,他们没有翅膀啊。”

“或许吧。”

“因为不是精灵,所以没有化作尘埃啊,太好了,最后还是留在我身边了啊,谢谢你...明纱。”

没有完全消失,至少心留在了自己这里,她还能陪伴自己一直一直走下去,虽然不能互相扶持了,但已经足够了。

发誓,用生命守护她,不让她受到一点损伤,接下来一定会誓死保护好她。

紫灰色的宝石被勇渚按在自己心脏的位置,这是在向她传达信息,传达自己的心脏还在跳,体温还是热的,自己还活着,让她能够安心的沉睡。

闭上双眼聆听着呼啸的夜风,冷冽幽暗诡异?在这一刻都化作了优柔的乐曲,缭绕在木屋的周围,盘旋着,起舞着,久久不散。

睁开双目,食指将眼角的泪珠擦净,抬起头凝视向星野,四目相对,在这夜光衬托之下凸出一种独有的气质。

自己不会因为这件事情而堕落,而颓废,为了明纱他会加把劲,继续向前走,更加卖力,努力的让自己活的更加有意义,这样老天才会答应他,死后允许自己与她相遇。

“我就知道你这家伙不会因这事一蹶不振。”

从勇渚的眼神中星野确定了他的决心,欣喜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很是满意。

其实在刚才,星野还提心吊胆的,想着如果勇渚真这样一蹶不振下去,直接只能独自前进了,但现在他也算是松了口气了。

“骗人,明明就对我没什么信心,你这家伙心口不一,焦虑这么容易表露出来,真不像你。”

勇渚没好气的瞥了眼星野,他那对自己虚假的信心被一口揭穿,顺带还挑出了他的毛病。

星野干笑着挠了挠头,这几天积攒下来的不安情绪,确实让他失去了那本该有得稳重,不过那只是暂时的,很快,一切都会恢复如初的。

目录 查看全部目录 设置 设置阅读器
字号,背景等
书架 把该作品
加入书架
关闭提示